拿掉情緒的話語,卻依然還是氣話

是那種孩提般的任性,抑或是冷漠的絕情

我不想懂,也不願懂

只知道,我的悲傷,好深好重


我不喜歡傷害別人,只好選擇傷害自己

貪圖酒精滑進喉嚨裡的溫度,所帶來的些微溫暖

觥籌交錯中,尋找自虐與痛快間的平衡點

再冷眼地瞧著理智及情感交替崩塌


不屬於我的情緒,我不鬧

不屬於我的驛站,我不到

不屬於我的靈魂,我不要

只是...為什麼...我還是這麼...難受...

bon6812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